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是小小的桃林披上了白紗,還是滿天的雲絮飄落畫廊? 清晨,一陣鴿哨喚我起身,恍惚是夢中那只仙鶴引我的腳步走向雲中的桃林,步入細瘦的林中小徑。 與昔日有別,春的潮水,伴我掙大眼簾,眼眸立時溶入一片詩境:一縷縷馨香,碧雲般團團擁抱著晨光中的桃林,浮動一株株俊逸的神瑛,帳幕般裝點彩色的枝葉;一輪剛剛升起的太陽,傾瀉著暖暖的醉意,蔥蘢這片潔白的花海、綠色的枝椏;一簇簇桃英似一排排婀娜的女貞,捧著露珠,敬獻出縷縷不凋的心香。 是什麼情懷把桃林渲染得如此純潔?微風吹來,潔白的花瓣舒展成祥雲,綠色的枝條旋轉成竹韻。真的,深處桃林,一生的傷感,一生的創痛,隨風蕩去,週身的浮塵落入泥土。 可是,那崔護詩句裡吟誦的人面呢?那一位夢中的女子呢?曾經,她輕盈的細步疊映在桃林的音符裡,舞姿翩翩,勝似嫦娥,宛如無數叮噹的金鈴,夜夜伴我堅硬的足音。正迷惘間,一隻白鷺棲落桃林,沒錯,它就是那只輕靈飄逸的仙鶴,它就是伊甸樂園的舊時相識,擎著這海天的秘密,修長的羽翅扇動天風,教我如何去感受生命的意義,教我如何去兌現一個遵守了千萬年的諾言。 我找尋著,我期待著。有人說,純潔的情操就開放在桃林,如果你常來採擷芬芳,就能以此潔白自己的生命。我相信,我分明看到瘦瘦的林徑旁,一朵朵桃花正躍入我張開的心懷,於是,身心飄香,那失落的純情,正匯聚成厚厚的白雲,送我入九霄的雲天……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臘肉吃完了。那還是去年剛進入臘月我就吵著鬧著要老婆給我醃製幾塊臘肉,它讓我想起了家鄉臘肉炒紫菜薹那道菜,回城後儘管吃遍了美味佳餚,可怎麼也吃不出來經過灶台大鍋,柴禾燻煙爆炒出來的那個味道,它含著家鄉春天泥土的芳香,犁鏵的銹色,還有那扯不斷的情節,再美的稀世佳餚也吃不出來我心中那絕美的味道。 “你別醃多了,有那麼三、四條豬肉就行了。”“買後臀尖肉就行,不要太肥,也不要太瘦,肥瘦各佔一半最好,千萬要帶皮的。”“對了,你抽空再到紅橋市場買塊狗肉,買一個後大腿就行了,再買條四、五斤的草魚,可要活的。”老婆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老家也是黃陂,知青下放時算是投親靠友下放在那裡,我這家鄉的一套講究,她是心領神會的,再配上絕好的輔料把它們醃製在一起,經過太陽光的自然風乾,掛在陽台上,還別說烹飪了,就是那色澤,就是那各具特色的味道,就會讓你垂涎三尺。我喜歡那種味道,含著家鄉山水的味道。 三月六日的驚蟄過去多日了,二十一日又將迎來春分的季節。臘肉爆炒紫菜薹、青菜薹也讓我吃了個夠,再想吃這道菜就是明年的事了。窗外的河柳都長出了小嫩葉,遠處可見的紫、黃色的迎春花給人一花獨放的感覺,在春寒料峭的北方著實讓人感到快意,也平添了春天的氣息,從某種意義上說,才讓我們真正感到春天的到來。這不得不讓我又思念起我的家鄉,也讓我隱約看到家鄉春耕的影子,詩意也在思想中張揚:早春夜,似無聲,隱約蟲叫匯榻中。微雨銜接天地顫,風鳴撼,呼萬物生靈蠕動。合衣立,雨淒淒,念鄉間舊舍酸窮。斗笠蓑衣牛兒駕,揚鞭起,冰水犁鏵春意濃。 姍姍來遲的春天,雖說誘人的綠一時還不能成為主色調,可春色卻在悄然中變的濃郁了。腳踏在郊外鬆軟的泥土上,沿著湖堤看成群的野鴨和鴛鴦戲水,呱呱的叫聲就像身後有鵝在追逐,突然有赤著腳在灣子裡走動的感覺,是種衝動讓我的思緒隨著藍藍的天空在瞬間就滑向千里之外的家鄉,那是我青春拋灑的地方,在當年這塊貧瘠的土地上讓我飽嘗了人世間的辛酸,也正是當年家鄉還透著涼氣的陽光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讓我們全家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幾十年過去了,還惦記著那棟石屋,不再記恨過去的一切,心中只剩下對家鄉的思念,還有感恩之情。 想當年,這個日子口上正是春耕大忙的季節,現在的同事們哪知道我當年在家鄉磨練的也成為了一名種田能手,是當時我們生產隊在縣農技站註冊的唯一農業技術員,在當時全縣推廣溫室無土育秧,統領幾個大隊的片長曾召集全片的幾十個大小隊隊長和農技員到我們生產隊開現場會,學習我們的無土育秧技術,還當場表揚我這個北京知青,讓我倍受鼓舞。也不知道自己當年在村西頭稻場邊親手搭建的溫室育秧屋還在不在,要是在,可當村裡科技種田的歷史見證了。 其實我的家鄉一過正月十五就開始忙春耕了。村子周圍的池塘早在頭一年的秋收後就要輪換著抽乾池塘裡的水,目的是將池塘底部的塘泥當做天然肥料,搶在雨季前把它們挑起坡,並封好出水口,準備蓄水備耕。現在這些堆積如山的肥料早已陸續挑到田地裡,村子前準備播種育秧的水田正忙著耕作,水牛犁鏵走過,蕩起層層波瀾,陽光下定會閃耀著粼光,那簡直就是一副美麗的天然春耕圖,充滿了春天的活力。 早在頭年秋收後就投放了蘭花草籽的沖田,現在也應該是山花爛漫時節,那時我就把它當成迎春的花,格外喜歡,在錯落有致的層層梯田里散發著誘人的清香。還有山上坡地中和沖田兩邊,緊挨山邊的梯田,生產隊總喜歡把它們種上油菜,想必現在已是成片的綠,根據季節推算應該正是加速拔桿的季節,花骨朵應該裸露了,早熟的油菜花月底前後就要含苞欲放了,所有這一切都會讓人深深感到熱火朝天的春耕景象越來越濃了。 我忘不了在冰涼的水田里,戴著斗笠穿著蓑衣,一手牽著牛繩和拿著鞭子,一手掌控著犁鏵親自耕作的場景;我忘不了光著腳丫子,托付著鄉親們的希望,帶著我的助手,用反季節科學種田法,在春明前就在我的塑膜試驗秧田里播撒第一批水稻種子的場景;我忘不了自己高高的挽起褲腿,換上水田專用鐵打飛輪,駕著十二匹馬力柴油拖拉機,狂奔在犁鏵耕作過的田野裡的場景;我忘不了勞作之餘與朋友們在池塘邊、田埂上、山野中談天說地的場景;那一幕幕就像在昨天,有無數個故事不用特地去打造就會讓人心動,在我的記憶裡也是永遠不會褪色的。 白牆黛瓦,粼光滿堰。宛如雲梯,層疊青山。驚蟄蠕動,春日耕田。雨水滿盈,犁鏵四濺。命中注定,他鄉磨難。百般努力,真情為伴。青春不悔,心繫山川。思懷故里,山花爛漫。步入春天的懷抱,迷戀春天的色彩。吃家鄉的菜餚,自然就奔放出對家鄉的情懷。 一年之際在於春,關切著家鄉的變化。現在的春耕圖,與我三十二年前的場景完全不一樣了,黃陂縣早已劃入武漢市,成為黃陂區,可想而知,歸入城市版圖,家鄉會建設的更加美好。我家的石屋還在嗎?心中難捨,可歷史總將翻過這一頁。思緒可在瞬間飄移千里,美好的味道卻只能靠回味來添加它的色彩。

| 30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老師對不起,我覺得自己又成為不厚道的始作俑者了,我不想,但我無法自己下決定,所以我又屈服了,明天又是一個謊言,又是一個結束。 我今晚整夜的不高興,扳臉孔是為了表示我的態度,雖然您看不到,但是我其實是不想換的,想就這樣下去,新的開始真的很累,我是一個定下來就不想改變的人,所以我常常選了,習慣了,就懶得改了,但是現實中,總有人,總有環境逼著你去改,我無法自己做決定,因為有時候還沒來得及做決定就已經開始了。 我的人生好像一直都不是自己在做決定的,這樣一來就是累,疲憊,沒有動力,但是結果好像沒有總是那樣壞,雖然我不知道最後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但我的人生一直很糾結,有關性格,有關星座,有關成長環境。 我很喜歡您的性格,第一次您不聞不問就那樣開始講課,我已是最大的感激……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很多失敗的結束都是以謊言了結的,愛情也好,從師也好,愛好也好,明明知道不可為,卻還是最終令人傷心,這些都已經無法彌補了,所以我決定徹底遺忘。 可能在以後相當一段時間我又開始了適應期,甚至是從新開始,但我不會忘記你我的啟蒙老師~~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虹燈浴影 晚亭來風 向林深處書聲 舊閣老籍 銅石故人 析閱幾多容顏 巖棋地盤 飛星瞻象 談笑間 少年輕歌 鉤月凝樓 半泊湖光欲鎖 關山秋色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悲哀地發現,幾乎沒有事物像葉子依賴微風那樣,能引起我情感上的牽扯,我漠然地度過每一天,早忘了歡欣的感覺,如同水忘記了波瀾。天哪,這麼糟糕,好恨。 如果一個人失去了對喜怒哀樂的感知,那便成了一株植物,一株只有生命呼吸的植物。 說不清這種感覺的源頭在哪裡,現在回想起來,可能因為休息日在家收拾物件,丟掉了很多舊東西。我扔舊東西比誰都狠,一旦認為這東西已不合我的審美標準了,便眼睛都不眨一下,當即扔了。其實東西無罪,有罪的是我的心情,東西總會隨著心情的變化而遭殃。 在扔掉舊東西之後,我坐在沙發上,看著空得有些古怪的裝飾櫥,一切不可挽回。我知道,我扔掉的是舊日時光,扔掉的是一些記憶。這些物件,有朋友送的,我扔掉了朋友間的情誼;有自己買的,我扔掉了置它時的欣喜,我扔掉了曾經強烈的對這些物什的好奇和佔據。這麼說,我是在扔掉我自己。 每一個清晨黃昏在悄無聲息地滾動著,日子每況愈下。我扔掉的又何止是從前,像是連未來都被扔掉了,這未來沒有經過取捨的疼痛,不經意間也從心裡給扔了。我丟掉了我的夢想,不再執著。我變得心不在焉,目光游離,就連在路上走著,偶遇熟人,要喊上我幾聲,我才能回過神兒來。我想:我對自己好陌生,我是在離開我自己。 站在一棵樹下發呆,那只蝴蝶不停地扇動著翅膀,像要扇醒我麻木的神經,彷彿前世它是我的什麼人。我險些被它的努力感動,隨手摘下一片樹葉,樹葉頃刻間流出些許汁液。我反覆把玩著這片葉,不知誰說過:中國的詩人太多了,每片樹葉上都有一位詩人在為它忙活著。我不是詩人,卻長久地打這片葉的主意。我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很快地,這片葉在我的手中妥協了,它不再精神奕奕,一點痛惜都沒有留下地,安靜地萎去了。一片葉就被我這樣給折騰沒了,好脆弱。 我看著滿樹鮮活的葉片,把笑臉送給陽光雨露的葉片。它們讓我羞愧。葉片在風中起舞,肯定是在為生命喝彩! 那麼我呢,是否也該為生命喝彩?! 文章來源:我們來自音樂!!~ |【自得其樂】 | Campaign Embeds |ASHES OF ALL | 西夏夢 |The sky is perhaps sunny | 飛妹兒滴窩 |Monitorblog | 《皮皮魯》雜誌 |Practical Futurist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些人是一直會刻在生命裡的,哪怕忘記了他的聲音,忘記了他的笑容,忘記了他的臉, 可每次想起他那種感覺卻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原本想要費勁心機忘掉的事情,原來真的就那麼忘了。說海枯石爛太遠, 說山盟海誓太大,我只願能和你做一條線上的螞蟻,一條愛情鎖上的囚徒,愛情果真有讓人從天堂墜入地獄的魔力,世俗也許真的是這樣, 我們沒有能力去改變它,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學會自我保護的能力。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 如果它存這他就乾涸,如果它流動它就流走,如果它成長它就慢慢凋謝。 一個人的感情一個人承擔,一個人的快樂不快樂一個人享受,這個世界裡,人本來就是一種自私的動物, 也許這生活只有前路而沒有回路,我走的是不是也是一條不歸路?是不是上輩子欠你一滴水,現在要還你一世的眼淚, 上輩子你欠她一滴水,現在要還你一世的眼淚,你還清了她的債,你說你嘗到了淚的滋味,可那淚…… 是我的。如果春天過去我在雨中愛你,如果秋天過去,我在雪中愛你,如果世界消失我在天堂愛你,如果我走了,我在遠方愛你, 如果你走了,我用淚水愛你。笑過哭過所以學會成長,愛過痛過因此選擇堅強。盛開只是一種過去,而凋零卻是現實。我們就像兩朵孤獨的雲, 因為天冷而凝聚在一起,化作了雪,在寒冷的時候我們相互依偎,但雪過天晴終於還是要化作水各自流走的我告戒自己擁有年輕擁有夢,但我不能放縱, 也許是因緣而來的東西必有因緣而盡而去的時候。人不知道靠什麼才能得到幸福,靠健康,愛情和金錢這三位一體,雖然能獲得些許幸福,但生命真的是那麼簡單的嗎? 所有這些東西都太脆弱易隨,那麼容易老去消失,因此,人的生命,從根本上來說還是跟悲傷,痛苦和不幸更為親近。世上到處都有那麼多愛情隱藏, 有那麼多悲傷隱藏 我們永遠也找不出全部的愛情和悲傷 平凡的善良給人們洗禮 平凡的光亮給人們生命的祝福不管是內陸的人還是海邊的人。 在黑暗到黎明前,清晨不會到來, 在葉子找到香氣之前,花兒不會到來在快樂找到悲傷之前,愛情也不會到來。有人說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 但是不可能的事確實存在,太明確太深太耀眼的愛情不會回來,無論怎麼叫喊,怎麼等待,曾經無比確定的愛情,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回來, 這種只有一次的愛情要重新體驗真的不可能 增加一個位置不明顯,但突出一個位置卻很顯眼,老話是這麼說的,一個人離開了, 他留下的位子到底要怎樣才能填補呢?心不知所措因而悲傷,胸不知所措,因而苦痛。你會給我一滴眼淚, 我就看見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每個人的故事都是在自己的淚眼中開始,在別人的眼淚中結束那些曾經以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過程裡被我們遺忘了 我問佛怎麼才可以對悲傷的事情一邊笑一邊忘記 佛回答:“把自己弄得瘋掉。任何事物都符合所謂的硬幣原理。有正面就必然有負面, 通俗一點,由選擇必有放棄,有付出必有承擔 有得必有失。愛…珍惜才陪(配)擁有。 文章來源:奶茶咪咪的部落格 |崔紀全的BLOG | 時尚攝影——郭三省的BLOG |今雨來心理010--87509827 | 雨中聽竹的BLOG |北京龍泉寺出家 |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張者的BLOG | 鮮知知演易齋 |康復之家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時候自我感覺心變得很怪,莫名的會突然生出一種牽掛或是一陣空虛。牽掛很幽遠,而空虛卻像是無意中失落的一件珍寶,空蕩蕩沉甸甸的難受。 我是一個很容易就被別人感動的人,別人在無意有意中的關心幫助會讓我深念很久,有的甚至是一生一世。可同時,我也是一個經不起別人有意無意打擊傷害的女子,那些打擊和傷害也會讓我疼痛很久,興許也將會是終生難忘。 獨處時常問自己: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又為什麼活著?找不到真正能令自己心滿意足的答案。可心裡卻很清楚,活著,就是為了不辜負生命,就是為了感受、體驗、磨礪生命中遇到的一切一切,不管這一切一切是甜是苦食酸是澀。人,或許只有在經歷事物的過程中,才能感悟到那些對自己有益的東西,也只有在磨礪精神的過程中才能看透生命的真實,懂得活著的滋味。其實,只要活在這個俗世塵間,就應該讓自己在淡然悠閒中生活的更好。 深夜中「緣分」這兩個字忽然就那麼不請自到的飄忽在眼前。竟然讓我開始猜想:緣分是什麼?緣分又像什麼?人與人之間怎麼就莫名的存在著這樣那樣深深淺淺的緣分?而,有緣無份能怎樣?有份無緣又能怎樣?那些曾經有緣也有份的突然間沒有了有時為什麼?又能怎樣? 我沒有找到答案。但我清楚,緣分真的是非常的神奇。很多時候就在冥冥中便無聲無息的注就了一切緣分的開始、發生與結束。其實,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絲毫不會受時間環境年齡相貌的影響的,它產生了就是產生了,存在了也就是存在了,即便想逃開和迴避都不可能。 緣分,如影隨形。 但是,緣分並不總像玫瑰般的奼紫如妍艷麗如霞,有時它也如鬼魅般飄忽不定左右無常。人與人之間因為緣分的撮合而相識相知,在不斷的交往中又生出絲絲連連的情緣。緣分,可以讓人相識,也能讓人深交,甚至還能讓一個人深深的走入另一個人的精神世界生活的天空。它,真的神奇。而有時緣分又是那麼的殘酷無情,它也會讓彼此深愛的人,無奈的,活生生的面對深戀的情感在眼前慢慢的消失,遠逝,而失去後的那種淒楚與孤獨傷感與憂鬱,又是如何也不能輕易用任何來好好彌補與挽回…… 所以,當你還擁有一份美好的緣分時,請一定要好好珍惜,千萬別讓它悄悄的溜走。當然,若它注定就是不會屬於自己,但至少我們真心實意相待過,這樣心裡也不會有太深的遺憾。 對於親情,緣分是與生俱有的欣喜與慰籍。生命的長河中,因為有了親生骨肉的十月分娩而變得充盈珍惜;對於戀人,緣分是恬淡中濃濃的牽念,人生的路途上,因為有了癡心的纏綿和柔情而變得刻骨浪漫;對於朋友,緣分是時間經緯線上淡淡的相交和美好的支點,因為有了知己好友的溶心關懷生命變的豐美遐逸…… 在這個熙熙攘攘喧喧鬧鬧的塵世凡間,人與人之間總會有著命定的機緣,無形之中橫亙著一條條看不見摸不著的絲線,縱橫交錯的彼此牽繫著纏繞著、掛念著。人海中,若真能遇見一份誠摯的情緣,一個真正交心的知己,那將是生命的華彩,那麼請把這份超脫與快樂牢記心底,一生記憶不忘吧!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不知道同為女人的你,有沒有這樣的體會?衣服已經夠多了,多到衣櫥裡都要裝不下了,卻總還是感覺自己沒有衣服穿,這是為什麼呢?其實,當女人感覺自己沒有衣服穿的時候,並非是真的沒有衣服穿,而是沒有新衣服穿了。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原因是,購買時沒有考慮衣服的搭配,沒有合理利用好自己現有的衣服資源,只是一種衝動下的盲目消費。 女人的衣服其實不需要太多,最好要精緻。根據自己的性格、氣質類型、適合的色彩,工作休閒的場所不同,搭配好那麼七八套衣服,就足可以穿出很好的品位來,而且可以每天都不重複。 年輕的女孩,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只要款式好,衣服面料可以不用太高檔,只要穿著舒適即可。然而,女人如果過了三十歲,就一定要講究衣服的品牌和質量。著裝要體現出高貴大方得體,以氣質服人。當然,真正有魅力的女人是要有內在的文化修養做底蘊的。然而,得體的穿著更能襯托和體現那種知性、幽雅的女人味道,能給魅力加分。 很多女人很喜歡買衣服,買便宜衣服。但是每每買回去的衣服穿不了幾次,就不想穿了。我有一個朋友,甚至有好些衣服連標牌都沒有拿掉的,更別說穿了。其實,這就是盲目購物導致的浪費。雖然買的便宜,但是累積的多了,也就不便宜了。但是,如果是買的高檔的衣服,雖然當時花費的高了點,但是買的時候,就考慮到了和自己衣櫥裡的衣服搭配,就能常穿常新,百穿不厭。即穿出了品位,還節省了買新衣服的錢。哪個更划算,女同胞們可以打開自己的衣櫥,自己算算帳的,自己有多少衣服是閒置的?有多少衣服是一年到頭穿不了幾次的?又有多少是買來後根本連穿都沒穿過的?算算每年自己浪費在衣服上的錢到底有多少?省下的錢用來旅遊也足夠了吧?呵呵。 當網上購物越來越便利的時候,你是否因為這種便利,在購物上更加沒有節制呢?那麼我勸你,不要因為網上購物比商場購物便宜,就毫無節制的購買。還是要學會理性消費。理財的很大一部分是開源節流,是省出來的。在決定購買前就想想好,自己的衣櫥裡到底缺少的是哪一件衣服? 當家理財,從女人的衣櫥開始吧。打理好自己的衣櫥,同時還能做個知性的魅力女人!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據國外媒體報道,迄今為止人類製造的速度最快的物體,飛往冥王星的「新地平線」號(又譯「新視野」號)探測器在發射四年後,現在它距離這顆以前被稱作行星的天體比地球還要近。   現在它每小時前進大約3.1萬英里(4.99萬公里),距離地球大約是15.27億英里(24.57億公里)。這項探測任務的主管表示:「2009年12月29日,『新地平線』號穿過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邊界線,從此它距離冥王星比距離地球更近。『新地平線』號繼續前進吧!」這艘飛船將成為第一艘飛越冥王星(曾被稱作行星,現在被稱作矮行星或類冥矮行星),並飛往潛伏在太陽系邊緣的柯伊伯帶裡的其他天體。   雖然「新地平線」號在等待2015年7月與冥王星匯合的過程中,大部分時間它都處於休眠狀態,但是飛越木星「喚醒」了它。它在飛越過程中拍到一些木星及其衛星的非常清晰的圖片。跟軌道飛行器不一樣,「新地平線」號在2015年7月14日前後靠近和飛越冥王星的過程中,它會遵循為期9天的活動週期。在這段時間裡,該探測器將收集45億字節數據,在數月時間裡,它每天都要用4個半小時,把收集的數據傳回地球。   「新地平線」號完成主要任務後,它將遠離太陽,循著早期的「先驅者」和「航行者」的足跡前進,飛往離我們更遠的地方。以前的飛船攜帶的是錄音帶,「新地平線」號跟它們不一樣,它帶的是刻著45萬名支持者名字的DVD和克萊德·湯博的骨灰。湯博於1930年發現了冥王星。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